幸福里的故事
殷或迟疑道:“这个却没怎么听说,不过杨侯爷只有杨长一个嫡子,我们这样的人家总不会缺钱的吧。”于是几人便讨论起来杨和书到底多钱。 皇帝一时心中复杂,既有些期盼,又有些伤心还带着愤怒与焦虑。 他下意识反驳,“不可能,他图什么?”这会儿他位稳固,去年才监国,得到了满朝文武和皇帝赞赏,也有了儿子,他为什么要造反? 没办法,自己做的虐,只能自己守着,偶尔还要替太子恭王面前刷一下好感。 万田端了茶上来,忍不住道:“郎主,为什么不把东西给周四爷带走?”哪怕写封信也好啊
国产剧推荐